Ace Tsai's blog

Feed Rss

東野圭吾-真夏方程式(未讀莫入)

08.05.2012, 小說, by .

有個蛋頭偵探,在揭穿了"一卡車"證人的謊言後,丟了兩個推理,叫他朋友選一個。而在這部偵探伽利略系列作的第三部『真夏方程式』中,湯川學並沒有讓人選擇,而是就任由多重解的其中一個,自然成為答案。

我以前說過,東野寫的人大部份都很無味,是個極少數無法讓讀者在閱讀時,在腦海中蹦出一個鮮明的假想影像的名作家。他筆下的兩大名探-加賀恭一郎和湯川學,都是在日劇化後,我才能在腦海給他們一個較為鮮明的形象,這點和伊坂幸太郎筆下幾乎鮮明到可以從書頁中蹦出來的筆法,有很大的差異。但這幾年來的東野進步了,除了將電視劇人物的性格,反加回到小說中之外(不過內海和草薙反而變差了),新的人物們終於也有些個性了。

以娛樂性質小說來看,這部『真夏方程式』還不賴。以推理小說來說,也不差。雖然有不少明顯的缺點,但本作總算是沒有像『聖女的救贖』一樣令我想燒書。(反正我沒花錢買,要燒也是燒謝梭哈的書)

*嚴重警告:未熟讀大多數東野作品,又不喜歡被雷轟到的,最好不要看下面,被大雷"們"炸死,請自行申請國賠。

以下分幾段,來說說我對這本伽利略系列最新長篇作品的看法:

湯川真的很愛套話和故弄玄虛!是以前的作品就這樣嗎?湯川在辦案時總是這樣嗎?得翻翻舊作品,有點想不起來。史上最窮兇極惡的套話偵探,首推蛋頭。這傢伙套話的功力之好,如果改行當社會線或政治線記者應該也不賴。總覺得在早期的短篇作品中給我的湯川學的印象,應當不是這樣。是我記憶力誤?是日劇化後性格的改變?是跟石神教授交手後的改變?搞不懂,反正我不太喜歡。

從老刑警塚原執意追查仙波,讀者們全都可以眉頭一皺,知道當年的案情並不單純。從成實、重治、節子三個人的反應,也可以知道大概實情會是怎樣。恭平的角色在整部作品顯得有點突兀,會讓人思考為什麼要加這個角色在作品中。當然,慢慢地隨著劇情進行,也可以知道這個小鬼在案子中大概會以怎樣的形式軋上一角。熟悉東野早期作品的人,應當會聯想到一部『湖邊兇殺案』,只是無法料到東野在本作中類似的設定,在不同的時空,用了兩次。而第二次的包疪者竟然是………。老梗不見得不好,很多人可以用老梗用到作品總能讓人大呼過癮或熱淚盈眶,但過去被保護的人受託去保護另一個人?東野你是電影和日劇看太多了嗎?這段托孤,非常非常地多餘,而且最後湯川還自己跑去車站說了一篇,狗屁不通。

劇情的展開,由一個海底資源開發與當地居民反對團體的座談揭開序幕。這似乎是帶出湯川學這個主角的必要設定?還是說是帶美麗的環境保護者的必要設定?簡言之,這段處理得並不好,把相關的設定全數刪去,也不會破壞這本小說的價值。還是說,是為了帶出棄屍者的必要設定?這個叫澤村的傢伙真的是莫名其妙!搞環保有點虛,把妹手腕更虛,幫助棄屍的動機更是匪夷所思。東野的某些作品的某些角色的想法真的是很搞笑:『放學後』的動機、『湖邊兇殺案』的達成共識、本作中重治出手的必要性,都免不了遭人非議犯了新本格常犯的錯誤:不合現實。優秀如進化後的東野圭吾,還是免不了他的老毛病。

東野寫的某些東西其實很有fu,像是時生、秘密、新參者、惡意中執著的加賀,都很有味道。我最推崇的當然還是『惡意』中的加賀恭一郎,這本小說的設定之優秀:抓到兇手了,兇手殺人卻不是真正的目的。兇手為了是把被害者的名聲整個弄臭,殺害被害人只是整個計畫的前段作業之一而已。而這部『真夏方程式』呢?還不賴。至少主線(塚原案)與支線(仙波案與恭平二支線)接合得很漂亮。場景切換、主支線各自的發展節奏、線索的鋪陳(畫、大海守護者、紙鍋實驗),搞得都不賴。在節奏感和多支線上,這部作品在東野的作品中算弄得很好的了。但這部作品,我讀完還是覺得沒fu。

重治這個遲暮老人要出手的必要性在哪裡?他媽的他都幾歲了?叫恭平上工的必要性在哪裡?湯川為了避免恭平的人生被扭曲的原因在哪裡?湯川什麼時候這麼有人性了?會為了一個憋扭的小孩子撩下去?就像現實中沒有人會為了救援兇手而去用那種手法救援一樣(嫌疑犯X的獻身),就像現實中沒有什麼人會為了那種動機去犯下那堆罪行一樣(放學後),就像現實中沒有人會特地去蓋一間斜屋一樣,東野的兩個老毛病,在本作中一個進步了(人物性格平板),一個沒變。

本作另一個優點:草薙和內海動起來了。這個案子中這兩個角色的場景雖然不算多,但查案的紥實感有到味,頗有十津川和龜井的感覺。東野在本作中讓這兩個角色動起來了,我是很欣賞的。想得壞心一點:是不是為了映像化的故意呢?美麗的海底世界、美貌的環境保護者、美麗的熟女母親、伽利略與小男孩的夏夜互動、不良於行的老人、座談會與探戡船的場面,若再配上草薙與內海各自查案的場面,好像確實可以拍出一部不錯的片。東野現在在寫作時已經考慮到映像化的問題了嗎?呵。

關於此作的推理小說價值,我給極高評價,怎麼搞主線支線收線合併以及結局的想像性,優秀程度可比『新參者』,那個叫湊佳苗的女人應該好好學學。

至於此作的東野小說價值,我給中上。

沒看過這本書的人,要不要看?要。如果你還沒被我這堆雷給炸死的話,身為東野迷,本作不容錯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