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Tsai's blog

Feed Rss

麒麟之翼

11.10.2013, 小說, by .

20131110-001423.jpg
這部作品,我個人是編排為《新•加賀恭一郎》的第三部。為什麼說是「新」呢?我個人一直認為:東野寫作有個毛病,就是筆下的人物太「淡」了。有些作家的寫作法,會讓讀者腦子中自然蹦出一個型,甚或是自行想像如果要映像化,要交由誰來演比較合適。而東野圭吾一直以來的作品,就算是他筆下的兩大偵探—加賀恭一郎和湯川學,也一直都是個模糊的樣子,就像十津川一樣。不過,十津川是被刻意寫得很平凡的樣子的,那和東野用筆在讀者腦海中勾勒出人物形象的能力不足,根本是兩回事。
而東野的作品,在福山演出湯川、阿部演出加賀後,這兩個人突然有了個確實的樣子。很微妙的是,東野在作品映像化後,在作品中對於人物的描寫,也跟著把兩大明星對於角色的詮釋給寫了進去。看初期的伽利略或加賀系列,要把這兩個明星演出的形象特質給代入書中角色,其實頗不易,後來的作品則是毫無任何突兀之處。這就是我將《新參者》、《紅色手指》、《麒麟之翼》列為《新•加賀恭一郎》三部曲的理由。
加賀的性格與查案方式,在我個人認定的東野最佳作品《惡意》之中,有著巨大的改變。凶殺案發生了,凶手逮到了,動機和行凶方式也查明了,但加賀一直覺得不對勁。努力偵查之下,真相大白。讓讀者們感到訝異的是,原來在凶手、被害者、犯罪方式不變的狀況下,把動機給稍作變動,整起事件會變得完全不同。我們可以說,在這部作品之後,東野的寫作方式,起了很大的轉變。不再是執著於出道作《放學後》那個「真相之後還有真相、結局之後還有轉折」的東野圭吾了。因為《惡意》和《秘密》的實驗成功,讓東野將花在謎題的設計上的心思,轉而投注在人心變化的奧妙上。
在《惡意》、《新參者》及《紅色手指》,我們可以看到加賀對於真相的執著,已經完全超越偏離了警察該有的範圍。這部《麒麟之翼》倒是沒有那麼離譜。所有讀者大概都猜想得到,一開始車禍昏迷的疑凶,絕對不是犯人,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真凶會是那個人,會以略嫌粗糙的方式蹦出來而已。
被害人青柳(嗯,叫青柳啊,堺雅人,宅配男!XD),是間金屬加工廠的高階主管。某天晚上,在遇刺後用盡殘餘的力氣,努走到日本橋上的麒麟像下,力盡身亡。疑犯八島,在逃避尋找疑凶的警察路邊隨機盤問時,拔腿逃跑,遭遇到陷入重度昏迷的車禍意外,身上有著被害人的錢包及公事包。青柳有個很不讓人意外的家庭:老婆、兒子、女兒,沒有人搞得清楚爸爸在想什麼、爸爸工作順不順利、有沒有跟人結怨。疑凶八島有個很稱職的背景設計:失業,前一份遭意外解聘的工作,「恰巧」是由被害人青柳所負責督察的工廠,而他的同居女友還恰好懷孕了,非常需要錢。
要說加賀是基於什麼理由,不相信八島是凶手,才努力追查出真相,我無法認同。我想,他只是基於他的職務與使命感,努力追查八島是凶手或不是凶手的證據罷了。很漂亮的查案過程,猜想被害人與疑凶的行動模式與意義,由巨大的東京都範圍中一樣樣抽取出線索。凶手的出線其實沒處理好,與全書的節奏相較之下,有點失速。而作品中給予親情、家庭的操作,我也覺得略嫌搧情。不過,讀者們愛看就是了,呵呵。
被害人在將亡之際的行動背後的意義,以及加賀查案的細膩與運氣,都在在讓我想起森村誠一的名作《人性的證明》。再拿東野的中後期作品《嫌疑犯X的獻身》及《真夏方程式》來對照,不免可以想像到東野近年來對人性的諸多研究以及「期望」。或許是《惡意》那令人作嘔的噁心行徑在寫作過程中傷害了東野圭吾的心?這傢伙這些年的作品有人味多了,也溫暖多了。
這三部曲中都摻雜了加賀與他父親的事,還有表弟出場。(小說只有後兩本有,日劇則是在新參者就把松宮給帶了進來。)我可以不負責任的想像:東野這幾年來一直有苦或有愧與他父親的親子關係嗎?呵呵。小護士的出現倒是很奇妙,完全不知道怎麼蹦出來的。搞不懂她的年齡,不然我會猜這是東野要替加賀許婚了。
這部作品,在《新•加賀恭一郎》三部曲中的評價,我給最末,但還是一部不錯的作品,只是前兩作太優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