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Tsai's blog

Feed Rss

假面飯店

12.30.2013, 小說, by .

東野圭吾的最新本格大作?

好吧,既然他想寫本格,我也只能跟著看本格了。身為一個推理小說閱讀者,最痛苦的莫過於閱讀本格派作品時,要設法去接受「作者自以為是的壯闊的本格詭計」了。

本作場景的切換速度以及視覺方面的描寫,會讓我想到西村京太郎的名作《七個證人》。是一部非常適合映像化的作品。

有一天,飯店的美麗櫃枱小姐-山岸尚美,接獲通知:有一起連續兇殺案,下個犯案場所,就是她所工作的飯店。必須配合警方,帶領著負責冒充為櫃枱人員的刑警,進行埋伏。

986229794

故事時間,在不斷發生的飯店單元故事中流動。很容易的,讀者可以想像到:兇手或預計的被害人,一定有一枚是山岸尚美。因為若兇手或被害人不是她,整篇小說便會鬆散的不像話。但若真的偵探故事主線中的兩大要角,沒有一個是她,這也不意外就是了。在由多篇的連載短篇中集結成冊的故事,最容易出現這種狀況。在未查詢這部小說的寫成時空與背景前,是無法下斷言的。若有人要說東野把飯店從業人員的生活與工作,完美地用小說簡單的篇幅作了完整的交代,我一定會把這個人拖去埋掉。粗糙,是我對這部小說的唯一評語。

如同最後刑警對於真兇選擇了如此複雜的方式來進行犯罪,感到不可思議一般。這就是本格派作品的通病:壯闊的詭計,卻找不出一個一定要用這麼麻煩的方式犯罪的合理說法。本作是不至於像《占星術殺人魔法》那樣的過份,但過份程度,不會比東野的舊作《嫌疑犯X的獻身》和《聖女的救贖》好上多少。島田莊司的毛病是:為了給讀者瞠目結舌的詭計,常常要安排一些意外的「巧合」來收尾。東野圭吾的毛病則是:寫本格時,常為了本格而本格,犯了自己在《名偵探守則》和《超殺人事件》中諷刺的對象一樣的毛病。

閱讀本作,定然會為了犯案的動機,感到有些許的超過,或說反應過度。感覺宛如《放學後》的殺意再見。這個詭計與這個佈局,用在電視劇或是電影上,會有不錯的表現。用在漫畫上也不錯。寫成小說?就只是東野圭吾的另一個污點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