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Tsai's blog

Feed Rss

大澤在昌-屍蘭(新宿鮫III)

11.14.2011, 小說, by .

這是系列作《新宿鮫》的第三部作品。初閱大澤在昌,看的是他的出道作《感傷的街角》。這部作品的主角-佐久間公,是個從某些角度看來,比《池袋西口公園》系列的真島誠還要阿誠的傢伙,故事架構也一樣是短篇合輯。後來看了另一部多年後同樣以佐久間公為主角的《於心而言過於沉重》,味道就完全不同了。同樣是短篇,同樣是個熱心、熱血、會掉淚的青年偵探,我說的「比真島誠還要阿誠」的意思,並不是指感傷的街角比池袋西口公園更好看。把每天都在每個國家、每個城市中發生的事,寫成一篇故事,讓人們看了很有感覺,那是石田衣良的特色。(這是個可以把老梗和超級老梗寫成一篇很好看的故事的傢伙!)

公之所於會讓我覺得像阿誠,應該是因為他們都有種守護者的精神,不計較個人得失,只在意這些原本跟他完全無關的人的境遇,是否合乎他們心中的公平正義。公的這種精神,在《於心而言過於沉重》已然不復見。並不是說他心中沒有正義了,而是他長大了,或說老了。我們每個人都年少輕狂過,總以為有一天自己會成功,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全都是自己喜愛認可的人,快快樂樂地過生活。年少輕狂時,總以為大人們太容易妥協。年紀稍長時,卻很佩服現在的青少年們以及年少時的自己哪來的那種勇氣。我們總在小說、電影、電視中追尋自己沒有勇氣去實踐的那個夢想;我們總在這些作品中回憶自己不知何時已然消失的勇氣;我們更試圖在這些作品中解析自己人生的每個五年十年的轉變是否有價值、是否錯過、是否有誤。新宿鮫的主人公-鮫島警部,是個已經年過三十,仍然未被現實社會同化,擁有城市守護者精神的男人。

東大畢業後,考取警察官僚,卻因為捲入公安部權力鬥爭的朋友所託付的舉發警界黑暗的一封遺書,而遭到放逐。擺脫了菁英份子的身份,升遷無望後,鮫島卻反而在地方警署,深刻地愛上了警察這份工作。鮫島很有型、很有種、有個胸部大到被稱為「火箭波」的搖滾歌手女朋友。鮫島痛恨毒品、痛恨暴力、痛恨擾亂城市安寧的人,這就是現代的「冷硬派」偵探小說。

冷硬派之於日本,是有走出一套有別於歐美作品路線的可能的。看看「大搜查線」的受歡迎程度,日本民眾很尊敬帶給人民安心的生活環境的條子。和久說過:「想行正義事,就要讓自己更偉大。」這句話其實有點拗口又難懂,不過因為大搜實在是太好看了,所以我一直沒去思考這句話到底想要表達什麼。看過新宿鮫系列後,想必會對這句話有很明確的領悟:如果對警察這份工作沒有責任感,沒有把守衛城鄉安寧視為一種使命,那還是不要幹警察的好。

公、誠、鮫島、青島,都讓觀眾或讀者們覺得:我可以把自己的處境該有的公平或正義,交付給這個人替我爭取!他們用來裁量是非的,不是法律,不是風俗,更不是私刑,而是社會中隨時間不斷變動的當代公平與正義。鮫島不放過任何一個藥頭,但是對於一個對旗下小姐愛護有加,絕不沾染毒品、絕不接觸黑道的皮條客另眼看待。《屍蘭》說的,就是這麼一個故事。

這次的挑戰者,是由惡意墮胎的胎兒販者、離職的優秀警察、中年護士殺手所組合成的集團。

讓人毫無警戒之心的護士盯上了晶!

胎兒販者與前警官一同設計讓鮫島陷入殺人嫌疑!

警視廳負責內部貪瀆的搜查二課出動調查鮫島是否瀆職!流彈甚至波及到一直對鮫島愛護有加的上司姚井!

鮫島該如何面對這個危機?

一直甘於成為地方署調查員的鮫島在下放後,初次面對離職的壓力,鮫島該如何解決困境? 

明知新宿鮫之後還有續作,明知這只是一部小說的我,還是會為鮫島擔憂自己是否不能再當條子時的內心描寫為之動容、心折、甚至有些鼻酸。

這樣一個鐵漢,怎麼會被人這樣折磨?

這樣一個好警察,怎麼會如此孤獨?

這個全日本的警察都不敢沾惹上的燙手貨,是否能夠獨力殺出重圍?

這次連姚井都幫不上忙了,還有誰能幫助新宿鮫?

佐久間公有地下帝王可以靠,阿誠有崇崇可以靠,孤獨的新宿鮫、寂寞的新宿鮫、鐵漢柔情的新宿鮫,冷硬派的大澤在昌。

這麼好看的小說,我當然不會白目到不小心在網路上打出詳細內容。這部作品,可以說是鮫島警部由一個下放的菁英,成為一個守衛者完全體的轉換過程。如果沒有這部作品的寫作過程所帶給大澤的啟發,我相信就不會有之後狂銷數百萬部的《無間人形》。看新宿鮫,請從頭按順序看起,這部作品,不看可惜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